钦原.冢中枯骨

钦原为毒,万物为冢。
APH/耀普。魔道/晓薛。

【耀普】逐心·序

#修改篇幅大,原版在文手三人问卷里。

知道为什么[牧师]被称作牧师吗。不仅是因为他们享有着神明赋予的生命力量。更是因为他们拥有着令普通人眼红的体质——[唤神]。
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的孩子每到举行一年一度的成年大典时,神灵便会被拥有唤神体质的孩子召唤。而这些孩子就会被送往[教堂]接受特殊的训练。
身为牧师天生就拥有的能力使得他们变得神圣且受人尊重,但更多的其实是国家对他们力量的渴求。所以也就只有牧师才知道教堂和牧师究竟有多么重要。
不过这些,都还暂时不能告诉他。
嘘——
王耀今日穿的格外正式。墨色长发扎上高马尾,白色衬衫的领口处用金线绣上了十字架,绣有金边的牧师长袍穿在他身上是意料之中的合适。
“啊!看见了吗?少爷今天穿的好帅啊。”
“欸,你不知道吗?今个可是一年一度的成人大典,而刚好少爷今年就成年了,当然要穿的正式点了。王家世代都是牧师,也不知这次少爷唤来的是怎样的神明大人。”
“像少爷这样品学兼优的人,唤来的神明大人也一定会是辅助系或者是控制系吧。”
“那不一定,别忘了那次少爷生气的时候,万一唤来战神系的呢?”
在两位正是花信之年的少女还在幻想着这次的成人大典时,王耀已经步入大堂,直视坐在中央的父亲。
“王耀,我想你应该知道这次的大典对于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我知道。”
“不要有太多压力。”父亲向他露出了微笑。
王耀顿了顿,微微欠身,“好。”转身推门而出。殊不知,他父亲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心疼。
短短数语便结束的简陋对话,这既是王耀和他父亲的相处模式。王耀深知他的父亲是当今最出色的牧师,尘华教堂的教皇大人。他很忙,忙到几乎没有时间照料自己。母亲?自王耀出生以来,母亲这个角色就从来没有出现在他的人生轨迹上。
或许是因为他是长子的原因,他身上被寄托了太多的希望,被迫承担了太多的压力。每个人都认为他绝对是下一代教皇人选,这种从小便开始向他灌输的意识由让他勤奋好学演变成了沉重的压力。而这些负担却无处发泄。
因为他是长子。
王耀抬眸,琥珀眼眸里的一些情绪被强行压抑。在他的意识里沉睡着一位有着银色短发的反叛的男人,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因为他是王家的长子。
.
皇都[教堂]总部。
人们拥挤在走廊两边,好奇地观察并讨论着今年的青年们。
王耀看着父亲走上魔法凝结而成的礼台,“肃静!”单是这简短的二字,整个教堂便安静了下来。这便是实力,足以匹敌一国之军的实力。
“我宣布,成人大典正式开始!”
一位位刚刚步入青年的人们踏上这条走廊,在众人的注目下唤出或未唤出神灵。唤出神灵的人们均被教堂的登记官记录在案,从此以后他们的人生便和教堂绑在了一起。这是份无可奈何的协议,为了保护这样一群人而存在的协议。
“最后一位,王耀。”
人群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突然炸开,都不约而同地看向走廊末端那个年轻人。
果然是压轴的吗……
王耀微微垂眸,抬高下巴,挺起胸膛,尽可能的放松心情。长靴在木质地板上踏出有节奏的响声,长袍下摆随风摆动——不行,完全做不到。王耀感到自己的心跳逐渐变得剧烈,额际不受控制的泌出汗珠。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不要紧张……
漫长的走廊里充满人们的低声细语,他们投来的好奇眼神使王耀感到自己的步伐愈发沉重。最终他还是走到了走廊末端的水晶前,他看着面前华光围绕的水晶球,手心朝下稳在水晶球的上空。
“上古的伟大神明,听从吾辈的召唤……”
代表神圣的魔法阵以王耀为阵眼扩散开来,散发着柔和的暖光带起阵阵强风,很快就向四周袭去。立于台上的那位强大的牧师表情难得有了些变换,伸手立起两道屏障阻隔在法阵与民众之间。
“哦哦哦!是什么强大的神明大人吗?”
每位民众的脸上都写着期待,渴望这位王家的长子能像他的父亲一样召唤出能够震惊全场的神灵。
有什么,不对劲。
法阵开始分泌出星光凝聚在水晶球上方,华光带着许些温暖照耀着位于阵眼的他……但很快的,那些凝聚起来的星光像是遇见了什么一哄而散。就如洪水破堤没有任何补救的方法。
王耀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他身边逐渐消失的金色光点诉说了刚才发生的一切。
发生了……什么?
这场面如同一场重磅炸弹,让全场的民众议论纷纷。
堂堂王家长子,竟然没有召唤出神灵?
不,当然不是。
王耀意识到有缕缕银光在他的意识里翻转——银发男人睁开了他血红的双眸。
“耀…你在……召唤神灵?”银发的男人揉了揉自己还未脱离睡意的眼睛。
“没想到那么快,本大爷还以为可以再睡会呢。”
“别去召唤那些虾兵蟹将,你生命中这个重要的位置已经属于本大爷了。”他站起来活动了几下筋骨。
“只有本大爷,才是你最好的选择。”他步步逼近,“只有本大爷,才能真正释放你的力量。”
“只有本大爷,才是你的神明。”男人嚣张的站立在那里。
回忆突破时间的隔膜如潮涌现,他如梦初醒。银发男人与自己儿时在树荫下的约定,是兑现的时候了。
我居然忘记了,真是失职啊。
王耀闭上双眼露出自嘲的微笑,吟唱起无人知晓的咒语。
全场哗然。
台上的牧师显得有些惊讶。
一道银色的魔法阵代替了原来那个法阵存在的位置,散发出更加具有攻击性的飓风。飓风不羁地打在屏障上——或者可以说是在攻击王耀的父亲。这每道风刃都极具挑衅地攻击着屏障的撑开点,很快屏障就被打出了裂痕。
“够了。”牧师挥动他的手杖,神灵的虚影出现在他的身后。火焰的光芒自手杖尖端冒出射向王耀的方向。
很明显一切已经迟了。
银发的神灵出现在水晶球上方,只手便挥开袭来的热浪。
待到火焰消去,两人同时睁开了眼眸。
王耀的眼眸中暗金流转,比起先前的琥珀色更是平添了许多神秘。
银发神灵的眼眸是危险的血红色,带着戾气和嚣张不羁。
“给本大爷记住了。”银发的神灵转过身,站在王耀面前,“不死战神,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向吾主献上吾之忠心。”
“王耀,你可要想好了。”。王耀瞥了一眼台上的父亲,意料之外的看出了父亲极力想要掩藏的少有的玩心。他不禁挑眉,时间却没有给他太多思考时间。银光渐渐漫上法阵周围,已经刻不容缓。他犹豫片刻后咬破了自己的指尖,将这片银色星光染红。
“今生今世。”
“此时此地。”
“以血为契。”
“以格为约。”
“我王耀。”
“本大爷。”
“将与面前的神灵(人类)共享同一灵魂,荣共荣,败俱败!”
在银光闪烁中,基尔伯特用指腹扶过王耀的眼角。
那眸中流转的令他寻找百年的暗金,再一次出现在了他眼前。
“这一次本大爷不会再放手了。”基尔伯特紧紧攥着王耀的手。
现在是爆发的时候了。
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
————————————
诸位日安,这里钦原。
原本说了是昨天更新,结果太晚了就拖到今天了。【趴】我争取今天之内把第一章赶出来嗯。
祝食用愉快。

评论(13)
热度(39)

© 钦原.冢中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