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原.冢中枯骨

钦原为毒,万物为冢。
APH/耀普。魔道/晓薛。

文手三人问卷

首先先艾特参与这次问卷的另外两位。 @Lemon Tea  @穆衍
想着不要成为最后一个还特别提前了预定时间写……结果还是最后一个。【废】啊我这样的咸鱼大概是翻不了身的。【绝望】
全文cp主耀普,副耀朝,耀兔耀。
最后感谢出卷人。

Q1 介绍一下你们自己吧

钦·懒癌晚期,码字超慢,脑洞突破天际可就是不想填·原

就算沧海桑田,这无底的洞我也无法将其填满。

Q2 对方在你心目中是什么样子的?用20字内来表达一下

tea:她是天使啊。产粮的爸爸,写文的伙伴,脑洞的来源。世上最好的共生没有之一。

衍:她也是天使啊。就算我拖更了那么久也没有生气的催er,产的粮还超好吃。

Q3 你最喜欢写什么东西呢?

喜欢的cp,伪日常正剧向。液。
cp大概是耀普,耀黯,耀兔耀。是的没错耀兔耀。

Q4 那么来模仿一下对方的文风写一段话,一定要特别有特色的部分哦

tea:
基尔伯特看着手中这封信,难以置信的心情依旧在心中徘徊不去。
什么啊,这什么和什么啊。王家人难道都这样欺负人的吗……
脑海里这样想着,他的脸上难免露出了那种……呃…兴奋过头的笑容?
这家伙今天吃错了什么吗?没有啊,整天土豆香肠跟供神一样养着呢。
王耀看着窝在沙发上那个笑的十分智障的德国男孩,决定不对此事发表意见。
基尔伯特倒是没有在意王耀那边的情况,反而笑地躺在沙发上,双脚因为高兴而在空中乱晃。
——等等这也笑的太过分了吧喂!
“什么事……”没等王耀问完,基尔伯特便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将这封信纸重重的拍在王耀面前的桌子上。
“老王你完了!你妈让你娶了爷!”
……
Excuse me???
王耀觉得他可能要去找他妈谈谈人生。

衍:
“别这样dear,我觉得这件事还是有商量的余地的……”
“没有,下一个。”这位开了红眼的兔子非常不友好的用板砖对准了眼前的英国牛,就像是他再不走他就要把板砖扔过去一样,“咱们这儿现在不缺糕点,况且我感觉现在有点撑。”兔子拍拍带有绒毛的肚子,装出一副很饱的样子。
眼看兔子那边搞不赢,这边的英国人开始对王耀打了感情牌,“王……”亚瑟的话只开了个头就被王耀匆匆打断,“你说什么?啊今天我们的茶也很美味啊哈哈哈……”王耀的视线向四十五度斜上方看去,就像是在扯“今天天气真好。”这样的水分十足的话题。
……不给面子,不带这样的欺负国的。
不不不,我们才不做你新黑暗料理的试验品。王耀和兔子的视线交汇——双方顺利达成了共识。
目送着两位失落的背影走出四合院的大门,两人终于缓了口气。
“哈,终于把这位请走了。”
“那我们继续嗨?”
“正有此意。”
两人掏出之前藏起来的板砖。
“明明甜豆腐脑才是真爱!”
“放屁!甜的根本不能吃!”

嗯好我知道不像。【跪】我尽力了。

Q5 对方的作品最喜欢哪一部?情节呢?

都喜欢,好难选。【严肃】

tea:燕普和雁普的那篇摸鱼。对三人的性格把握的很好,最重要的是,甜啊。

衍:那篇耀普的约/炮不成反被……怎么说,内容很符合我老司机的口味。xxx

咳,不剧透,各位自己去看。【比心】

Q6 觉得对方文作最棒的地方什么!

tea:共生生的话,脑洞我特别喜欢XD而且共生的文都特别甜,超治愈。像我这种几乎只产玻璃渣和刀子的最适合看了,每次看完之后都有一大坨动力——产玻璃渣和刀子。

衍:从某种方面来说衍er的文风和我蛮像的?bushi。不过衍er的文风读着感觉很温馨,内容也很丰富,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嗯。

Q7 最欠缺的呢?不怕的话直言批评一下

tea:啊怎么说……感觉有些地方的形容过多看起来有些多余?

衍:umm正如共生所说,感觉故事看起来有些平淡,不能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不过这可能是我个人文风的问题。【乖巧】

Q8 下面我们来试试看,写一下对方现在最喜欢的角色或者CP的微小说吧!

那个……我可以偷懒就写一个吗……【把微小说写成短篇的智障钦原】

牧师耀×神灵普
知道为什么[牧师]被称作牧师吗。不仅是因为他们享有着神明赋予的生命力量。更是因为他们拥有着令普通人眼红的体质——[唤神]。
生活在这个世界里的孩子每到举行一年一度的成年大典时,神灵便会被拥有唤神体质的孩子召唤。而这些孩子就会被送往[教堂]接受特殊的训练。
身为牧师天生就拥有的能力使得他们变得神圣且受人尊重,但更多的其实是背后[教皇]的暗箱操作。所以只有身为牧师的人们才能知道,所谓神圣高洁的[神],其实也只是政治的工具罢了。
不过这些,都还暂时不能告诉他。
嘘——
王耀今日穿的格外正式。墨色长发扎上高马尾,白色衬衫的领口处用金线绣上了十字架,绣有金边的牧师长袍穿在他身上是意料之中的合适。
“啊!看见了吗?少爷今天穿的好帅啊。”
“欸,你不知道吗?今个可是一年一度的成人大典,而刚好少爷今年就成年了,当然要穿的正式点了。王家世代都是牧师,也不知这次少爷唤来的是怎样的神明大人。”
“像少爷这样品学兼优的人,唤来的神明大人也一定会是辅助型或者是控制型吧。”
“那不一定,少爷也有霸道的时候,万一唤来战争型的呢?”
在两位正是花信之年的少女还在幻想着这次的成人大典时,王耀已经步入大堂,直视坐在中央的父亲。
“王耀,我想你应该知道这次的大典对于你而言意味着什么。”
“……我知道。”
“不要让我对你失望。”
王耀微微欠身,甩袍转身推门而出。
短短数语便结束的简陋对话,这既是王耀和他父亲的相处模式。王耀深知他的父亲是当今最出色的牧师,但他不是一个优秀的父亲——至少对他而言。或许是因为他是长子的原因,他身上被寄托了太多的希望,被迫承担了太多的压力。
因为他是长子。
王耀抬眸,琥珀眼眸里的一些情绪被强行压抑。在他的血液里沉睡着一只有着银色发毛的反叛的凶兽,他一直都是知道的。他在压制它,不让它爆发。
因为他是王家的长子。
.
皇都[教堂]总部。
人们拥挤在走廊两边,好奇地观察并讨论着今年的青年们。
王耀看着父亲走上魔法凝结而成的礼台,“肃静!”单是这简短的二字,整个教堂便安静了下来。
“我宣布,成人大典正式开始!”
一位位刚刚步入青年的人们踏上这条走廊,在众人的注目下唤出或未唤出神灵。唤出神灵的人们均被教堂的登记官记录在案,从此以后他们的人生便和教堂禁锢在了一起。
“最后一位,王耀。”
人群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突然炸开,都不约而同地看向走廊末端那个年轻人。
果然是压轴的吗……
王耀微微垂眸,抬高下巴,挺起胸膛,尽可能的放松心情。长靴在木质地板上踏出有节奏的响声,长袍下摆随风摆动——不行,完全做不到。王耀感到自己的心跳逐渐变得剧烈,额际不受控制的泌出汗珠。
不要紧张,不要紧张,不要紧张……
看似漫长的走廊王耀很快就走完了。他看着面前华光围绕的水晶球,下定决心伸出手,手心朝下稳在水晶球的上空。
“上古的伟大神明,听从吾辈的召唤……”
代表神圣的魔法阵以王耀为阵眼扩散开来,散发着柔和的暖光带起阵阵强风,很快就向四周袭去。立于台上的那位强大的牧师表情难得有了些变换,伸手立起两道屏障阻隔在法阵与民众之间。
“哦哦哦!是什么强大的神明大人吗?”
每位民众的脸上都写着期待,渴望这位王家的长子能像他的父亲一样召唤出能够震惊全场的神灵。
法阵开始变成星光凝聚在水晶球上方,逐渐变成了一个人形……
王耀感到有些不对劲,从刚刚踏上走廊的一刹那起,就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不对,这不是我的神灵!
王耀突然感到他的血液沸腾了起来——那只凶兽睁开了他血红的双眼。
“你在……召唤神灵?”凶兽显得有些惊讶。
“没想到那么快,本大爷还以为可以再睡会呢。”
“这不是你的神灵,耀。”凶兽站起来活动了几下筋骨。
“只有本大爷,才是你最好的选择。”凶兽步步逼近。
“选择爷吧,耀。”他开始化出人形。
“只有本大爷,才能真正释放你的力量。”
“本大爷,才是你的神明。”凶兽嚣张的站立在那里。
世人都生有反骨。
现在是释放他的时候了。
王耀闭上双眼,伸手打破了眼前那道金色的身影。
全场哗然。
台上的牧师表情扭曲。
一道银色的魔法阵代替了原来那个法阵存在的位置,散发出更加具有攻击性的飓风。飓风不羁地打在屏障上——或者可以说是在攻击王耀的父亲。这每道风刃都极具挑衅地攻击着屏障的撑开点,很快屏障就被打出了裂痕。
“够了!”牧师挥动他的手杖,神灵的虚影出现在他的身后。火焰的光芒子手杖尖端冒出射向王耀的方向。
很明显一切已经迟了。
银发的神灵出现在水晶球上方,只手便挥开袭来的热浪。
待到火焰消去,两人同时睁开了眼眸。
王耀的眼眸中暗金流转,比起先前的琥珀色更是平添了许多神秘和危险。
银发神灵的眼眸是危险的血红色,带着嚣张不羁和戾气。
“给本大爷记住了。”银发的神灵转过身,站在王耀面前,“不灭的战神,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向吾主献上吾之忠心。”
“不,王耀。你不能和他签订契约!”牧师做着最后的挣扎。
但人生有反骨。
王耀冷冷地瞥了一眼台上的父亲,暗金的眸子里灌满冷漠。
“今生今世。”
“此时此地。”
“以血为契。”
“以神格为约。”
“我王耀。”
“本大爷。”
“将与面前的神灵(人类)共享同一灵魂,荣共荣,死共死!”
现在是爆发的时候了。
没有人可以全身而退。

Q9 写自己喜欢角色的一句对话与对方相接试试看。(不一定是原著哦)

“以吻为契,以誓言为约。我王耀今生只忠于基尔伯特一人。唯有死亡才能将我们分离。”

Q10 写一下自己最不擅长的文风吧!

只看见王耀的手指在空中翻转徘徊,指尖点过水面唤起的水珠便在空中飞舞落下溅起涟漪。
基尔伯特不耐地点燃了一支烟,烟头顺着火焰一点点化为灰烬。烟雾缭绕在火光上空,散发出难忍的烟草味道。
“还有多久?”
“别慌,一会就好。”
王耀倒是淡定地抿了口清茶,任茶香在口齿间蔓延。点点荧光从他的指尖出现熄灭了烟头处温热的火,阻止了基尔伯特想将这根烟送进嘴的动作。
“我记得我说过我很反感这种味道,魔王先生。”
基尔伯特眉头轻皱却无多言,只是将这根已无用的纸卷扔进纸篓里。
“耐心点,魔王先生。”
执事伸出他的手,撩开魔王的银发,在他额头上划下一道水痕。基尔伯特露出以往狂妄的笑容,抓住王耀的手腕。
“现在你是本大爷的了,亲爱的执事。”
王耀嘴角提笑,挑起基尔伯特的下巴。
“当然,魔王大人。”

Q11 把对方的作品改成上一题的文风试试看?(如果就是对方的文风说明你是真爱吗。)

well要知道改别人的文超难的所以我悄悄偷个懒可以吧xxx顺便我觉得我是真爱。gun

Q12 写一下想看到对方写的CP和故事好了!

tea:果然是耀普吧,我对这一对是真爱啊!咳。其实我所有的脑洞都挺想让共生写写的。【这样我就不用更了xxx】
写她最喜欢的就好,我都会喜欢的。
其实我有个欺诈师耀×怪盗普的脑洞。大概就是两个人在一次行动中遇见了,然后因为志同道合在一起行动。最开始出过不少篓子,但都被两个人练手解决。最后发现他们所有的行动联系到一起其实是一场针对他们的大阴谋xxx
最后he。其实be也不错是吧。gun

衍:中独!其实耀龙或者耀兔耀也很不错咳。
机器人耀×科学家独
这两个人超暖心的日常。日常中夹杂着不同职务的人们的勾心斗角,耀为了让独认真钻研他的课题而背着他在外面与他们周旋,但其实独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并告诉了耀不用那么操心,然后又是大甜饼。
最后be。gun

Q13 不管对方写什么你都会接受并把它真的写下来吗?做生日礼物之类的。

是的。
因为是我珍贵的挚友和同萌啊。

Q14 说说看自己写文时候最怕的,却不得不出现的部分?

不符合实际的情节。写玄幻架空的那种世界观还好,但是如果要联系到实际我写这些简直就是苦手。每次都要纠结很久这里要怎么写。【瘫】

Q15 你觉得对方看到你的答卷会生气吗?

应该不会?生气了我也就只有以头抢地了。

Q16 那么就再来一条,对方的文曾经触过你的雷吗?

没有,我爱她们。

Q17 煽情一下,怎么认识对方的。

在那个阴沉的缺粮的年代里,就连空气都十分沉闷。我奋力地渴望从淤泥中破土而出,却只是无劳的挣扎。我的内心充满绝望,我的决心已经动摇……
在我将要放弃时,她们如同一束光照在我的身上温暖着我的内心,使我重新充满决心。
我终于睁开了双眼,去直视那光!
——
然后我就瞎了。
催更真可怕。【死去】

Q18 用知音体来形容一下你们的关系怎样?

一中国青年竟因家属和主催催更而颓废在家中,这究竟是人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沦丧!

然而这并不是知音体。gun

Q19 快到最后了,说一句对对方祝福的话吧?不管是写作还是生活方面!

嗯,我这个人说不来什么过于煽情的话。祝两位的生活能够一帆风顺少点烦恼吧。毕竟在压力下是无法专心做事的。
还是先以学业为重,不要像我一样给自己挖各种各样的坑然后又不填。咳。
祝终有一日能勾搭完天下所有想要勾搭的大佬太太们。比心。

Q20 那么请继续艾特一两个朋友继续这份答(ai)卷(yi)吧!

懒。

评论(9)
热度(26)

© 钦原.冢中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