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原.冢中枯骨

钦原为毒,万物为冢。
APH/耀普。魔道/晓薛。

【耀普】仅将此献给我永恒的生命

#又名death[死亡]
#第一人称、第二人称有
#角色死亡有
#5000+有(x)
#超用心的
#OK?
#come on↓

一切都像是注定的一样,无论是当年死而复生,还是后来爱人逝去。
“打开这本日记吧。”
是一切结束的时候了。
.
1900年1月1日
今天是新年的第一天,这绝对会成为令我最难忘的一天。
或许新年第一天真的是一个容易出事的日子。
我现在还记得那些面目可憎的脸,我想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这件发生在我身上的事。
今天上午我亲眼目睹了一群恶徒的恶行,他们将一位长相清纯的少女绑进一条阴暗的小巷,然后我听见了恶徒的咒骂和少女的哭泣。
该死的。
我的步伐变得有些急乱。
突然一瞬间就没了声音,我才反应过来我已经走到了小巷的入口。
他们看见我了,我这样想。他们会将我从这个世界抹杀,而他们接下来的行为也证实了我的猜想。
那真疼啊,我挣扎着,他们仍然将我架进了那条小巷。尖锐的刀锋割破我的皮肤刺入我的心脏,我感到有温热的液体顺着伤口滑下。那大概是血吧。
不过我当时已经无法判断了,在那时我正慢慢地失去五感。眼前的一切开始失去色彩并变得昏暗,周围的声音消失在我的耳边,我大概还能嗅到血的铁锈味,但这已经没有意义了。
我合上了双眼。
我在五个小时之前死去,却在那之后的一小时醒来。
我感到我的心脏重新开始跳动,冰冷的血液在这副重新活过来的身体里回到了原来的温度。当我再次睁开眼时,眼前还是那个空无一人的小巷,但天空已经完全黑去,就连残月也不吝情去留。我看着自己的衣着,心脏的地方还残留着大片的血迹,它忠诚地告诉我我的确是被杀过一次的人了。但我没有死去,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为什么我还活着?
我的大脑混沌一片。
没有任何的先例可以告诉我现在我该怎么做,我感到恐慌和害怕。我迫使自己保持镇定,又迫使自己走出那条小巷。好在已经夜深人静,没人可以看见我胸口的血迹和我无神的眼睛。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回家的,我只记得我回到家锁好门后,有什么从眼眶里溢出来。
在没有任何预兆的前提下,我失去了死亡的资格。
我平生第一次感到生不如死。
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写这篇日记,但当我写下它后我的心情好多了。
现在还是深夜,我孤身一人。

1937年7月15日
这十几年简直是我度过的最阴暗的时光。我感觉我异于常人,畏惧着周围人的目光,用冷漠把自己紧紧包裹,过着可以称之为是与世隔绝的生活。我曾尝试过死去,最后的结果令人失望。于是我靠埋身于学习分散注意力,正常地吃饭睡觉,正常地像一个平庸的人一样活着。
可是我真的正常吗?
(你看见有一排小字:不,你并不是一个正常的人。)
现在我因为工作的原因搬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靠着曾经埋身于学习而倒是在这里混了个大学教师的职位。问我为什么离开?我渴望逃离那个噩梦一样的地方。那件事已经过去十七年了,但于我而言仍然记忆犹新。
当我第一次踏足这个城市时,就像是获得了新生一样。曾经的经历在那瞬间就像过眼云烟,我急不可耐的想要重新开始我的生活。但我的心脏在这时漏跳了一拍,我知道这意味什么。
没有什么,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有一页被撕掉了。)
没什么,不是吗。
前几天我搬进了离学校不远的新家。这里很美,一切都很好。
包括我那可爱的小邻居。
我是在今天遇见他的。那时我正在收拾房间,听见敲门声去开门后就看见了他的笑颜。他说他叫基尔伯特,是住我对面的一名准大学生,“本大爷帅气的弟弟跟爷说一定要和邻居们搞好关系,所以本大爷就来找你啦。本大爷就住你对面,有事叫爷就行。”这真是个狂妄的人啊,我当时这样想到。不过现在再来想想,他其实只是想和我交个朋友罢了。“那本……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他好像是意识到了刚才的热情太过火,在提这个问题的时候便显得有些小心。
我当然是被这位陌生人的热情吓得够呛,一时呆愣在那里竟没有作出回答。大概是顿了半拍左右,我猛然意识到了我的失态,才将我的姓名告诉了他。他似乎没有感受到这份尴尬,揉了揉他的头发,“本大爷干脆叫你耀好了。”这当然是没有问题的,我回答他。
他不仅帮我收拾了我的行李,还顺手帮我打扫了家里的卫生。不得不说,他是一位很热心的人。
我很喜欢他。
他是个长的不错的德国小伙,而他那头银白的乱毛和那双紫红的眼眸更是引人注目。再加上他那与天俱来的气场,想要和一个人搞好关系是很容易的。这样的人无论到哪都会成为焦点,但他却将温暖的阳光照耀在我的身上,照耀在我这个微不起眼的小角色上。
我很喜欢他。
虽然现在只是认识的程度,不过算是开了一个好头,不是吗?

1937年8月10日
八月已经过了三分之一,而我的人生像是才刚刚重新开始一样。
基尔和我已经成为朋友二十七天了,二十七,真是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数字。自从我经历那件事后,这是我第一次和一个人保持那么长时间的共处。
即便如此,我还是不怎么出门,除了出门购买生活的必需品,就连锻炼我也经常在家里完成。基尔和我抱怨过很多次我这种生活方式,可惜我不能很快就改变这种节奏,这很困难。
好在他仍会经常来我家和我谈论各种方面的话题。大到各个国.家之间的政.治关系,小到楼下那只大黑狗今天生了几只崽子。我很感谢他能不问这种生活的起因并谅解我,毕竟能做到这个的人不多。
今天的早晨有些不同,伴随着我醒来的不只是我的定时闹钟,还有那位小伙子独具特色的噪音。“王大耀!起床了!”
好吧,我承认那有点烦人,不过意外的可爱不是吗。
我匆忙地起身穿好衣服去开门,他见了我先是一愣,然后毫无形象地笑出声来,“嘿!王耀,你是不是昨晚发了什么疯?”我脸一黑,一甩手就关上了门。
妈的智障。
我站在镜子前,确实如基尔所言那样,我的头发有些杂乱。不能怪我,每天早上都这样。等我打理完再去开门时,他像个孩子一样蹲在他家门口,委屈的心情就像是要实体化了一样。等等,这股油然而生的罪恶感是怎么回事。
我走去拍拍他的肩膀,向他道歉。
他一脸认真的站起来将双手搭在我的肩上,“耀,为了补偿爷,本大爷要带你去个好地方!”
这家伙又在试图带我出门。
我叹了口气,点头算是答应了他的要求。让他拉着我的手走出这个狭小世界。
然后我就后悔了。
说实话,像我这种常年没有与他人交流的人,游乐园简直是噩梦。
我下意识握紧了基尔的手,而我也感受到了那股令人安心的力度。
“走吧。”
(这里贴了满满一页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上的两人共同拿着一串棉花糖,一人咬住了蓬松糖丝的一边。那头银发使你很快认出这就是这本日记上写的那位名为基尔伯特的人。他的笑容很好看,如同太阳一样温暖。而一旁王耀正带着难得露出的温柔笑颜望向棉花糖另一侧的他。)
[嘿王耀,看镜头啊。][镜头没有你好看。][……!]
上面这张照片是我和他在闲暇之余拍摄的,他的反应很可爱对吧。(不给你,他是我的。)
如他所言,游乐园的确是个好地方。人们在这里制造愉悦,还会在这里分享他们。这是增进人与人之间感情的好方法之一,我想没有人会打心底地厌恶那种名为快乐的感觉。
陪基尔伯特来游乐园未必不是一个好选项,我很享受和他在一起的时光——他将他的愉悦分享给我,于是我的心情也跟着一起变好起来。正如我之前所说那样,他是一个很外向的人,并且他自来熟的个性也很容易为他带来朋友。
倘若我以后真的能够再次融入这个世界,想必他一定是那个最重要的因素。

1937年9月2日
真是令人意料不到,基尔竟然是我的学生。
也许这就是命运吧,只要有缘,无论怎样两个人的关系都会相交缠绵。
今天是九月二日,也就是报道后的第一天。
直到今天的早晨,我都还在为将来的教师生涯感到迷茫。我在这之前并不怎么热衷于扩大我的社交圈子,自然也不热衷于结交朋友。于是对于这一段即将开始的新生活,我有个特别大的麻烦——我该怎么处理好师生关系呢?
然后我就在教室里看见了那个极为显眼的德国人……以及他身旁那个俄罗斯人。我保证没有走过去把这两个人扯开,嗯只是保证没这样做。
但是我很想知道,他是谁?他为什么要离基尔那么近?他和基尔是什么关系?
好烦……
嫉妒,仇视,敌意。有种被称为“占有欲”的感情,已经开始盘踞上我的内心。
不,有什么不对劲。这种情绪是不应该出现在我的心理活动里的。
这种情绪很奇怪。
就像是心爱之物被人抢了一样,带着难以逃离的绝望。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不是我应该拥有的……亦或这不是原来的我该拥有的。我想我了解这一切的改变源于什么。这改变对于我而言很危险,但我愿意尝试。因为我不愿远离,哪怕冒着被发现是个异类的风险。
(你翻过一页后发现有一页很明显的是被主人很粗暴地撕掉并揉皱了,但却还是被夹在了这之中。上面的字迹略显潦草。)
承认吧,你就是喜欢他。
你喜欢他的笑容,喜欢他的性格,喜欢他向你展露的一切。
你喜欢他。
我喜欢他。
喜欢他。
喜欢。
爱。
(你拿开了这一张夹页,继续阅读接下来的文字。)
好吧,我想我会和这位同学有一段“愉快”的师生关系的。

1938年10月27日
(这一页开头就是一张照片。照片上入秋后的银杏树林呈出一片金黄的色泽,暖阳镀上银发男子的笑容,用光影打磨出他菱角分明的面孔。你感到有股暖意涌上心头。)
[你看,这样拍很好看吧。][还不错嘛,耀你很有长进啊。]
我向他告白了,正如我一年前想要做的那样。就在这个地方,这个与阳光同色的秋日长廊,说出了被命运祝福的言语。
“基尔伯特,我爱你。”
我的心跳有些加快,情不自禁地将脸颊已经红透了的他抱入怀中,揽过他的腰肢,吻上他微红的嘴唇。
“以吻为契,以誓言为约。我王耀今生只忠于基尔伯特一人,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
是的,只有死亡才能让我们分离。
一个不曾享有过死亡权利的人说这种话,是否太过可笑?
这就像是小孩子胡闹着玩一样,不负任何责任。
我只知道他答应我了,带着一无所知的微笑。
不过我相信即便是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离。

1965年1月18日
我和基尔在一起已经二十七年了,是我写第三篇日记时的三百六十五倍。
自那之后我们顺理成章地住到了一起。时间雕刻着我们的生活,我们对对方也越来越了解。
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但同时也是个有些缺乏安全感的人,他的一些小动作会无意识地靠向我。我并不清楚他曾经发生了什么,但我会尊重他,就像他尊重我一样。
是的,他至今也没有问我关于最初我那奇怪生活习惯的由来。
就算如此我们之间的相处也永远不会缺少新鲜感。
主要是他的人际关系圈大的惊人。今天这个来约聚餐,明天那个来约郊游。还真是不肯给一点二人时光啊。
(读到这里你下意识的污了一下,结果收到了来自王耀的一个爆栗。)
今天算是一个挺特别的日子吧。
毕竟是我亲爱的基尔大爷的生日。
我想我的礼物是最特别的。
二十七对于爱情而言是一个特别的年份。有一种植物象征着这一年的幸福。好在基尔的朋友里有一位手艺挺好的木工匠,为我寻到了这种珍贵的木材。
今天是基尔的生日,而刚好也是这件工艺品完工的日子。
(这张照片上是那件做工精美的工艺品,是一只木雕雄鹰。用的是你所不知晓的木材,但不知为何,你总觉得你在哪看见过它。)
它很美,不是吗。
基尔很喜欢这个礼物,他将它放在了我们家里最显眼的地方。
他大概并不会多想这个木雕的含义。
不过我也没有必要刻意去强调。
雄鹰是基尔最喜欢的动物,因为它的强大。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这款木雕的材料。
桃花心木。
这种木材十分珍贵,不易被虫驻,无论是做家具还是做工艺品这种木材都是上等货。
但对于在一起的二十七年而言,桃花心木象征着永不腐朽的爱情。
是的,只要我的生命之火不被熄灭,我们的爱情便永不腐朽。这是两情相守的承诺,亦是我对未来的坚守。
这必然是我将来漫长生命中过得最幸福的一段时光。
不仅结实了更多的朋友,开扩了眼界。最重要的是心爱之人伴在身边。
是的,我心爱的基尔伯特伴在身边。

2017年4月3日
基尔伯特。
我最后一次亲吻了他。
时间埋葬了我的过去,同时也埋葬了他。
人的生命短暂而脆弱,这句话的意思我终于算是领会到了。
我看着我的爱人和我的容颜逐渐老去。
我看着我的爱人和我的挚友相继死去。
我已参加过无数人的葬礼。更是亲眼将他们送进脚下这片土地。
但我从未有一次感到这般如此绝望。
基尔是在今天早上走的。没有半分痛苦。
我如同往日一样拉开窗帘叫他起床,得到的只是可怖的沉默。
清晨的阳光温柔抚摸他的脸庞,银白的柔发此时甚是刺眼。他的身体苍白且冰冷,死神趁他毫无防备时停下了他心脏的跳动,为他这完美的一生划上了句号。
生老病死,这原本是很正常的事。
可为什么,我的心却是绞痛的呢?
内心像是缺了一个角,整个世界都濒临崩溃。
我趴在他的床边,想保持微笑,却只能感到有灼热的液体溢出眼眶,嘴角颤抖着发出无声哭嚎。
我握住他冰冷的手,亲吻这渐渐僵硬的指尖。然后躺上床,如当年那样揽过他的腰肢。
[以吻为契,以誓言为约。我王耀今生只忠于基尔伯特一人,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
我想陪伴着他去死,我的身体也如实的答应了我的要求。
我看着他的容貌,心脏跳动地十分厉害,全身的血液尽数流向大脑。
沉重的睡意迫使我闭上双眼。
我伴随着重新注入体内的空气睁开眼。这一次的死亡并不难受,却使我更加想要死去。
我的容貌恢复到了一百一十七年以前。变成了那个年轻的,健康的,陌生的小伙子。
这一切都像经历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一样,已经不是世界崩溃那么简单了。
我厌恶这样的重生。我疲于这样的生活。
不断的死亡已经让我麻木,可这一次我难得认为我要死去时,你却强迫我让我重新开始我的人生。
让我死去吧,操控我命运的无理之人。
求你了。
.
“看完了?”王耀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
“嗯。”你合上这本日记,抬头看向他。
“感觉如何?”王耀眉眼含笑,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我认为已经是时候给你看这本日记了。”
“本……我…我记不得了。”你皱眉,这本日记里记录的一切在你的记忆里都是一片空白。
“你当然不会记得,毕竟梦境的主人还不想醒来。不过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叫醒你了,让恋人一直沉睡着可不是一个好的伴侣应该做的事。”王耀站起身,拉过你的手。
你显得有些抗拒。
你从王耀暗金色的眸子里看见了自己。
看见了与日记里的基尔伯特一模一样的自己。
“你一次次重置这个时间线,一次次做着我们相爱的梦。你在逃避现实,在逃避一件可怕的事情。”王耀眯起眸子,缓缓逼近你的面容,“但现在是你醒来的时候了,你不可能一直逃避下去。”
“基尔,醒来吧。”
.
你猛地睁开眼,最后一刻柔软的吻和那双暗金的眸子深深印刻在你的内心深处。
你看见了你的弟弟——路德维希,在发现你醒来时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路德……”
“哥哥…要喝水吗?”
你感到你失去了什么,却说不清这是什么。于是你决定不再询问。
“嗯。”
.
一页被烧焦的通知单安静地躺在垃圾桶里。
[王耀,二十三岁,死于脑溢血。]
————————————
诸位日安,这里钦原。
诸位期待已久的日记体终于让我给写完了。
广大人民群众发来贺电。
呼唤大佬 @Dandelion
这是我第一次挑战一次性写那么长的文章,还是日记体。怎么说呢,写完了还是有点小骄傲的。
这就象征着我又进步了那么一点点不是吗?
本文中的大学生活全是我的妄想,请务必不要当真。
最后这里有点小私心。
想要这一篇文章的文评。
祝食用愉快。

评论(13)
热度(56)

© 钦原.冢中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