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原.冢中枯骨

钦原为毒,万物为冢。
APH/耀普。魔道/晓薛。

【耀普】birthday[生日][26字母系列]

天际的明月散发着幽幽的微光,夜风吹抚过脸庞在平静水面上唤起阵阵涟漪。
本大爷这是……在哪啊。
基尔伯特躺在水面上,看着漆黑的夜空。那里既没有云彩也没有星星,仅有一轮孤独的残月还在苦苦挣扎。
他坐了起来,鬼使神差般伸手去触碰这毫无涟漪的水面,当指尖碰触水面时突然激起了一股不小的波澜。

基尔伯特在条件反射下迅速弹开,但落脚点却意外地没有让他踩在水面上,反而让他随着落水声沉入水中。
在落入水中之前,基尔伯特看见了刚才从水里冲出的巨兽——那是一只有着金色鳞片的东方巨龙。
不过基尔伯特已经来不及思考为什么这里会出现这样的庞然大物,寒冷的水顺着鼻腔与口腔灌入肺与胃。失去氧气的支撑,再加上极寒的水肆意地在身体里蔓延,基尔伯特还真不能确定他能不能游出水面……
死神的低语已经愈发清晰,一点点地抹消基尔伯特的顽强与抵抗。
不,绝对不能了吧。基尔伯特近乎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就这样吧,在无人的水中死去,直到所有的人都将本大爷遗忘。
喂,别闭上眼啊。
是谁?基尔伯特朦胧地睁开双眼,看见一抹亮金闯入他的视线。
.
晨风带着些寒意,偷偷跑进窗户吹醒了床上熟睡的人。
本大爷好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基尔伯特穿好衣服拉开窗帘,晨曦照入房间,并不强烈却依旧让他睁不开眼。这让基尔伯特再次拉上了窗帘。“嘿,别像个见光死一样。”就在这时,伊丽莎白闯进了这个黑暗的房间,很爽快地拉开了窗帘。“啊!本大爷帅气的眼睛!”基尔伯特捂住双眼,装出一副很受伤的样子,“伊莎你要对本大爷负责。”“得了吧,赶紧出来,今天对你来说可是个好日子。”伊丽莎白一把扯过还愣在原地的基尔伯特,将他推出了这个狭小的房间。
不,不是伊莎。
“生日快乐!”在基尔伯特被推出房门时,他的两位恶友已经拉响了礼炮。
哦对,今天好像是本大爷的生日……啊真是的,这样重要的事都被本大爷给忘了。
基尔伯特抓了抓头发,尴尬的笑了笑,“不错嘛,你们居然还记得帅气的本大爷的生日。”“毕竟是你重要的日子,身为恶友我们怎么可能不来呢。”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分别搭上基尔伯特的双肩,拉拉扯扯地把他带进了客厅。
不,不是他们。
客厅里已经摆满了装饰,一个巨大的蛋糕被放在中央。一旁的路德维希正以一副胃特别疼的样子看着这挂满了气球与彩条的派对主场,已经开始考虑一天之内能不能把派对结束后的残局收拾干净。
“哟,west。”基尔伯特挥挥手,两位恶友也识相地松开他的肩膀。基尔伯特立马走过去揽过路德维希的肩膀,一脸骄傲地看着他亲手带大的弟弟。
路德维希的脸上已经退去了少年时期的青涩,展露出属于成年人的成熟。“哈,不愧是令我骄傲的弟弟。”“哥哥……”果然,即便是成年后的路德维希,面对基尔伯特时也会露出幼时的依赖。
但是,也不是他。
是谁……我在找谁?
基尔伯特放下了手,跑到门口愣了愣停下来转身,“本大爷……去找个人!”
.
是谁啊,究竟是谁啊!
梦中的金色巨龙从地面冲出浮现在眼前,盘旋在他的身边。
龙,这是东方的龙……是王耀!
是了,在那一段他认为要被全世界抛弃的时候,王耀找到了他,并让他重新回到了这个世界上。
基尔伯特猛然转身,看向柏/林墙的方向。
不知道为什么,基尔伯特觉得王耀应该在那个方向。
不,不是应该,是绝对。
居所离柏/林墙不远,半个小时左右的脚程。
已经足够了!
冲动带动双脚由行走变为奔跑,疾风划过双颊在耳边发出呼声。
耀……耀,王耀,本大爷来找你了。
.
王耀站在坍塌的柏/林墙前,垂眸回忆着他和基尔伯特的短暂相处。
基尔……
果然不该抱着那份私心,在找到你之后直接把你送到这里多好。
王耀叹了口气转身向身后走去,将这份无意义的恋情抛之脑后。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一份难以忘怀的执念,那人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果然,是我太想他了吗?
基尔伯特的身影越来越近,那股真实感也越来越强烈。
不对,这是真实的。
“王——耀!”基尔伯特在最后几步时扑向了那个多日未见的东方人,被呼唤的人则带着令人安心的微笑接住了这个飞扑过来的西方人。
随后便是久别的恋人重逢时热切并带着依恋的吻。
“生日快乐,基尔。”
————————————
诸位日安,这里钦原。
趁着普诞写出来的,虽然是生日但似乎和生日没有任何关系。
不带责任瞎写系列。gun
希望不要掉fo。xxx
食用愉快。

评论(1)
热度(36)

© 钦原.冢中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