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原.冢中枯骨

钦原为毒,万物为冢。
APH/耀普。魔道/晓薛。

【耀黯】act[扮演][26字母系列]

act[扮演]

梦中又是鲜血四溅的场景。

“王黯!”那人死时最后一个画面停留在脑海,那是王耀永久的梦魇。王耀躺在床上,因为过度的恐惧,连背脊都能感到心脏在疯狂的跳动。

黯……王耀起身穿好衣服,心跳渐渐平复下来。

王耀走进卫生间站在镜前,看见镜中的模糊身影,手指不自觉的覆上镜像的脸庞。镜像的琥珀眸子透出许些殷红光泽,原本温柔的面容也露出些痞气。

“够了!”洗手台上的玻璃杯被王耀烦躁地扔到地面上,玻璃破碎的声音如同是那颗碎掉的心脏。

不对,这不是“我”该做的事。

王濠镜闻声赶来停在门口,在犹豫后敲了敲门,“啊嗯……先生,出什么事了吗?”

王耀捧起一手冷水捂在脸上,寒冷刺激神经让理性代替感性,“没事,我马上就出来。”王耀将长发扎好,处理掉那些玻璃碎片,打开门看着门外略显担忧的青年,尽量扯出一个温柔的笑颜,“不用担心,我只是有点想他而已。”

您岂止是有点想啊……王濠镜想了想还是没有将这句话说出来,“早饭已经准备好了,先生要带去店里吗?”

“好。”

.

王耀有一家茶店,店内的陈设古韵而不失活力,能让人很快安下心来。王耀很喜欢这家茶店,因为这里有许多他与王黯相处的痕迹。

在柜台上摆放着一对做工精美的黑白瓷杯,白瓷上用黑字写着“耀”,黑瓷上用白字写着“黯”。王耀抬手抚过“黯”的轮廓,温热指尖触碰冰凉瓷器,那寒意如同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然而王耀并未注意到白瓷杯上隐约出现的裂痕。

就在这时,那位名为弗朗西斯的精神病医生出现在了门口,“嘿王耀,介意哥哥我进来坐坐吗?”

王黯曾经对王耀说他并不怎么欢迎这位客人,毕竟他向来不喜欢这种浪漫优雅的法国调调。

……好吧,经商时金钱至上。

王耀扯出一个公式化微笑,他保证他曾经练习这个微笑练到短时间面瘫,“当然不介意,进来坐坐吧。”他看着弗朗西斯走进来坐在木椅上,开口问道,“喝点什么?”

“有红……”王耀很快向他投去一个带有杀意的眼神。弗朗西斯感觉那个曾经桀骜不驯的人回来了,尽管只有一瞬间——还是在他试图在他的茶店里要酒的情况下,“一杯东方美人,亲爱的。”

王耀将泡好的茶端到弗朗西斯面前,“那么说说看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王耀将白瓷杯倒满茶水放在桌上,有些不自然地坐在弗朗西斯对面,他的双手相扣放在桌面上,右手拇指在不停地来回抚摸左手拇指。

这代表什么?你的紧张,亦或是你的恐惧?

弗朗西斯将这一状况看在眼里,并且毫无掩饰地挑了下眉,“该说不愧是双生子吗?你面对我的反应和王黯一模一样。”“王家没有人会喜欢一个将裸奔说成是浪漫的法国人。”王耀听出了弗朗西斯的言外之意,并且毫不犹豫地反唇相讥。

“听到你这样说哥哥我还真是伤心……尤其是你还有着与他相差无几的面容。”弗朗西斯站起身,看着那张与王耀样貌几乎相同的脸。

不对……“你想要表达什么,波诺弗瓦。”王黯紧扣的双手传达出了他处于崩溃边缘的状态,看似无懈可击的伪装其实正在被现实一点点地剥落。

“你的家人已经将他安葬,但是考虑到你的精神方面,我觉得这种事还是由我来告诉你比较好。”弗朗西斯并没有停下来的打算。

闭嘴……王黯感觉自己的思绪一片混乱,大脑叫嚣着唤出被深藏在潜意识里的不愿回想的过往。

.

“够了王耀,爷已经不想再忍受你的软弱和退让了!”王黯夺门而出,转身看着茶馆里同样带着怒意的青年。天知道他们的关系是怎么走到这种地步,是因为王耀和伊万的关系太好?还是王黯和尼可拉斯走得太近?这就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好啊,那你就走啊!我也早就不想看见你那副高傲又轻蔑的模样了。”王耀跟着走出茶馆,紧攥着手,指节泛白。

王黯闭上眼,狠下心来一转身,完全没有顾虑到马路对面显眼的红色禁行灯,直接走到马路上。

似乎有什么声音在耳边响起,王黯转过头,看着那边迎面而来的小轿车。

跑不掉了。王黯这样想。

喂喂,不会是真的要交代在这里吧……

“王黯!”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茶馆门口传来,身体感到有一道推力将他推开……

为什么。

为什么要推开我。

为什么死的人不是我。

王耀你这人怎么那么自私。

这样我就永远忘不了你了啊……

.

“黯…王黯!弗朗西斯,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你对他做了什么。”当王黯回神之后,看见的便是尼可拉斯挡在他与弗朗西斯之间的情景。

“哥哥可是什么也没有做哦。啊,王黯醒了。”弗朗西斯探出脑袋看着王黯略显迷茫的样子,向他递去一页便签纸,“埋葬你的心的地方。”弗朗西斯冲着王黯眨巴眨巴眼睛。王黯伸手接过便签纸,看着弗朗西斯带着他的包转身离去。

尼可拉斯在刚才已经转过身来,看着愣在原地的“挚友”,开口将要说出的话被生生咽下,最后只憋出一句,“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白色瓷杯上的裂痕随着真相的出现开始扩张,最后破碎。

.

“哗啦——”王黯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一次用冷水问候他那混乱的大脑了。

王黯抬起头看着镜中的自己,仍然是殷红的眸子,长发也在清醒后被一刀剪掉。果然,当时看见的琥珀只是幻觉而已。

眼眸微垂掩藏起失望的情绪,那段时间愧疚与自责压垮了王黯最后的防线。大脑擅自做出了决定——抹消自己,模仿他,这样就能赎罪了。

真的能够赎罪吗……

你始终是那个害他的人。

你是一个罪人,王黯。你杀害了最爱你的人。

闭嘴啊混蛋!

王黯愤怒的锤向那扇木门,得到的是尼可拉斯在门外担忧的声音,“王黯?”“……没事。”

王耀,你太作弊了。

两人同时这样想。

.

阴沉的天气与沉闷的雾将墓园衬的更加阴森,两人站在那刻着“王耀”的墓碑前,非常默契地沉默不言。

是的,现实就摆在眼前,王黯再也没有自欺欺人的理由了。死了就是死了,生命的逝去无论是谁都无法挽回。

尼可拉斯什么也没说,此时任何的安慰都显得如此苍白无力。但他不确定他有没有眼花。

他看见王耀飘在半空中抱住面前的爱人,原本琥珀的眸子翻转着暗金色的光泽。

他在看他。尼可拉斯定下这样的结论。

但在尼可拉斯重新睁开眼时,灵体已经消失不见。

尼可拉斯的眼眸里沉淀了些黑暗的情绪,但他那非人的理智却生生将这份恶意憋下。

很好,王耀你赢了。

——————————

诸位日安,这里钦原。

对我就是要虐Nike,单箭头万岁,耶。顺便不要吐槽耀大爷的死法跟韩剧一样xxx

最后,我爆肝了!爆肝!2300+啊啊啊啊啊!我是天使!

评论(12)
热度(50)

© 钦原.冢中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