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原.冢中枯骨

钦原为毒,万物为冢。
APH/耀普。魔道/晓薛。

【耀黯】你永远是我的

千年,铸就了太多东西。
兴衰、胜败、荣辱……
就连王耀本人也不一定记得清他曾拥有过哪些,失去过哪些。但王耀绝不会忘记,那个陪伴了他上千年的[人]。
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
.
战争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一切都开始步入正轨。该离开的已经离开,存留下的开始互相取暖——当然免不了的是取暖时背后的刀子。
这是身为国家意识体存在的意义。表面看似和平建交,然后在暗地里勾心斗角。必须要自夸的是,我认为我们的适应能力挺强,以至于没有在这些套路里吃亏。
……我们?
为什么是[我们]?
“耀……”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这是谁的声音?
王耀感到越想越恐惧,慌忙起身将刚才的思维抛之脑后。
好了,别想这些有的没的。
“大哥,今天下午要去见柯克兰先生吗?”
“嗯。”
.
王耀理了理衣领,确认今天的衣装没有瑕疵,于是敲响了柯克兰家的大门,毕竟这位英伦绅士是不会想要看见将衬衫穿成阿尔弗雷德那样的人的。
来开门的亚瑟显然已经将一切准备妥当,桌上的红茶还飘着丝丝白雾,房间里徘徊着蔷薇的清香。根据以往的情况来讲这无可挑剔,但王耀总觉得缺少了什么。
少了什么……
“耀,你已经客气到需要我邀请你进来了吗?”这位绅士不会轻易放过挖苦王耀的机会——毕竟他也就只能逞逞嘴上之快了。
“还不至于。”王耀并没有在意这挖苦意思明显的反语,缓步走过天鹅绒地毯,坐在椅子上。不得不说桌椅的摆放真是恰到好处,阳光温柔的扫过王耀的面颊,暖意覆在脸上,原本是可以令人心情舒畅。王耀只是垂下了眼帘,最近有很多事令他心烦。
王耀的确拥有俊美的容颜,这一点在亚瑟第一次看见他时就已被确认。而此刻对方这幅模样,更是如同禁果一般,在意识控制之前,亚瑟已经说出了口,“耀……”王耀突然睁开眼睛,下一刻他的手已经掐了亚瑟的脖子。所幸椅子倒地的声音唤回了王耀的理智,他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松开了手,“……对不起。”亚瑟显然被这变化吓到了,但令他畏惧的是王耀的眸子。在那一刹那,琥珀色的眸子里混入了诡异的红。
“对不起,对不起……”王耀痛苦的蹲下去抱住头,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自从王耀意识到他的内心像是缺少了什么东西之后,情绪已经随之发生了改变。
迷茫,慌张,无措。
王耀接近疯狂地在记忆中寻找那个丢失的东西,最后却是竹篮打水的结果。
“我失去了我所珍视的东西。”
在王耀再次站起来时,他又变回了那副温润儒雅的模样。
王耀很擅长藏起自己,这一点亚瑟非常清楚,然而这时他却皱起了眉头。
该死的规则。
.
“我绝对不会忘记你,我会再次找到你,哪怕是在阿鼻地狱。”
至少他们是这样认为的。
.
王黯认为今天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他的直觉这样告诉他。
但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的事。
会议室里早就乱成了一团,文件散落一地,花瓶瓷器的尸体在地上泛着寒光。惨白墙壁上已经数不清存在多少弹孔与刀痕,甚至在王黯开门的时候一把匕首直接朝着他飞来。
王黯伸手接住那把匕首,朝着它的原主扔去,“***卢西安诺,别有事没事就跑到会议室来撒野。”
“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在搞事。”卢西安诺明显没有把这逐客令当回事,反手就将这把匕首扔向别处,然后被弗朗索瓦一枪打掉,“喂王黯,你赶紧让那俩小子停下来。”弗朗索瓦指了指那边正在用水管和棒球棍互掐的维克多和艾伦。
这群人要是能比……谁?
我原本想的是谁?
“黯……”
是谁。
莫名的恐惧与愤怒代替了王黯的理智,然而在王黯就要过去加入这场混战时,他听见了奥利弗在他背后的话语,“欸?他已经忘记了啊。”
王黯挑了挑眉,转身看着那个疯疯癫癫的绅士,“‘他’是谁?”
“你们的记忆是相对的,然而他已经忘记你了。”
.
“你们原本就处于两个世界,规则会干扰你们的记忆……你要不试试去你家门口看看?那样会让你好受一点。”
两人对着他们说出了相同的话。
.
半信半疑地,在两个世界的两人开始向同一个地方走去。
原本分开多年的命运线,再次向同一条线靠拢。
古宅前的红杉大门,推开时的双手相扣。
空间的波动使两人出现在对方的视线之中。
时隔多年后的再次相遇,忘却的记忆填补了空洞的内心。
.
那是第一次,王黯出现在王耀的眼前。
“王耀你给爷听好了,爷叫王黯,是要将你救出这种可怜境地的另一个你。而在你重获新生后,爷会亲手杀掉你再代替你。”
那是第一次,王耀背上出现刀痕时王黯骂骂咧咧的给他上药。
“小兔崽子,爷要你血债血偿。”
那是第一次,王耀表达自己的心意后两人发生关系。
“哈…王耀你不行就让我……啧。”
那是第一次,王黯将要被规则带离回到自己的世界。
“没能杀掉你还真可惜啊,王耀你这条命给爷留着,爷会回来取走的。”
“我绝对不会忘记你,我会再次找到你,哪怕是在阿鼻地狱。”
.
王耀看见了,那个一向桀骜不驯的人在哭。
“别哭……”王耀伸手抱住多年未见的爱人,他第一次慌张到不知该怎样去安慰人。
“……王耀你个混蛋,居然把爷忘了啊!”
“……黯,我错了。”
两人其实都明白,这条红线已经牵上又怎会那么容易就断掉。
你是我的,无论我们相距多远亦或是你已忘记我。
.
“哎呀,小亚瑟真是爱操心。”
“闭嘴,奥利弗。”

——

诸位日安,这里钦原。

祝大家新年快乐w

评论(10)
热度(85)

© 钦原.冢中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