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原.冢中枯骨

钦原为毒,万物为冢。
APH/耀普。魔道/晓薛。

【耀黯】重归[贰]

 我认识你吗。
在王黯将要让这句话脱口而出时,监护者走了过来,打断了他们的谈话,“相互认识用不到那么多时间吧?”
“的确。柯克兰先生,我们现在就来。”王耀立马趁此机会移开了视线,走向监护者的方向。
“啧,来了。”
.
“谢谢你帮我照顾他。”
擦肩而过。
.
“需要准备的东西都已经收拾好了,你们刚刚也相互认识了。虽然时间有些仓促,不过再不行动就迟了……”“了解了老亚瑟,我们再不出发就晚了。”王黯打断了他的监护者的长篇大论,拿起包走进车里,“王耀,动作快点。”“来了。”王耀对亚瑟回以一个带着歉意的微笑,跟着王黯走进车里。
亚瑟看着那辆车逐渐加速驶远,喃喃自语,“现在也只能希望你能成功了吧……那个家伙应该准备好了?”
亚瑟转身戴上眼镜,恢复以往一丝不苟的样子。
“亚蒂,今天关于王黯的报告……”
“在这里,我马上拿来。”
.
王耀坐在副驾驶座上,窗外毫无变化的戈壁令人心生烦闷。
太尴尬了。
因为两人刚刚“认识”找不到话题,王黯又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根本没有交流的机会。
王耀放弃了从窗外景色上转移注意力的方法,视线在车内徘徊,无意间便扫见后视镜旁挂着一条刻着“黯”的木牌。
这木牌……
“王黯,”王耀伸手覆上那块木牌,“这个木牌,哪来的?”
王黯用余光观察着王耀的行为,不在意的语气,“捡的。”然而王黯并没有注意到在他说完这句话后,王耀原本平淡的表情夹杂着一点失落。
.
说这个木牌是捡的其实也不错。王黯醒来之后,他在床脚发现了这个不知被谁落在这里的木牌。
“你姓王,名为黯。对吧?”在王黯第一次遇见他的监护者——亚瑟·柯克兰时,他这样对他说道。
黯……那个木牌上也是这样书写着。这是我重要的东西吗,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嗯,我是王黯,恒暝之纱实战型成员。向你报道。”
“亚瑟·柯克兰,你的监护者。”亚瑟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东方人,“你才刚刚接受完改造,暂时不要做过于激烈的运动。今天休息,我带你了解一下基地。”
.
“王耀,王黯在这里。”
.
边境出现在地平线上,这辆车却突然凭空消失不见。
王耀看着王黯按下一个按钮,显示屏上显示的提示信息令王耀在心中暗骂一句。
外壁拟景……奥利弗你个老疯子,这种技术被你拿出来给这群人用。
然而比起王耀,王黯的内心更是用波涛汹涌形容都不为过。
他现在和一个才刚认识的人结为搭档,并且这个人给他的感觉十分复杂。王耀没有给他应该有的陌生感,反而意识告诉他应该认识这人。
但在他试图在记忆里寻找到王耀的身影时,芯片却开始灼烧他的皮肤,大脑变得刺痛无比,握住方向盘的手也开始打滑。
“王黯,王黯!”
在王黯反应过来时车已经被王耀停下,对方的脸离他只有一指距离。因为空间的原因,王耀在跨过操纵杆踩住刹车之后,膝盖直接抵在了王黯的双腿之间。
这个姿势……王黯下意识将头往后靠试图拉开距离,然而车内的狭小空间并不允许他这样做。
“王黯,你怎么了?”王耀的眼里流露出担心的意味,但王黯总觉得这家伙是故意维持这姿势的。
老子好的很你赶紧给爷下去!
“……没事。”王黯将视线移开,他并不反感这种尴尬的距离,就像是这种事是理所当然的一样。这让王黯感到不安,他能察觉到一种熟悉的情绪在他心中萌发,“总而言之先让爷把车开过去行不。”
王耀识相的退回到座位上,在心中悄悄给自己打了满分。
两人在无声中度过了边界线。
.
“你们两个在那调情害得hero在这里吃狗粮,王耀你太过分了。”自称hero的青年坐在办公椅上,双腿翘在控制台边缘上倒是十分悠闲。
“以为开个拟景就可以躲过hero的探测吗,好戏现在才开始啊。”
————————————
诸位日安,这里钦原。
我更新了!我更新了!我真棒!
咳。
感谢每一个等待至此的小天使。

评论(2)
热度(34)

© 钦原.冢中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