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原.冢中枯骨

钦原为毒,万物为冢。
APH/耀普。魔道/晓薛。

【耀普】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下]

 【注定消逝的悲哀生命】
穿过繁华的街区,他们不像其它的情侣样做出过于亲昵的举动。只是时不时的替对方围好围巾;或者在帮对方拿着棒棒糖时偷尝一口,被发现后装出一副什么也没做的样子。
.
一直这样下去也不错?
呵,开什么玩笑。
.
一路的繁华,夹杂着诡异的风雨前的宁静。
落日只留残影。
两人行走在上山的路上。大概是因为体力的原因,王耀走得总比基尔伯特慢几步。
“耀,你这样的速度在落日前我们可到不了,我们可没有休息的时间啊。”基尔伯特伸出手握住王耀的手,迈着步子带着人一同前行。
“不行了,走不动了……”王耀跟在基尔伯特身后,包里的突击刀不知在什么时候已经到了手中。
“那可不行,天黑后山里可是很危险的。”基尔伯特装出一副很正经的样子,转身看着人,骄傲的笑了笑,“不过本大爷可以保护你的,不用担心。”
王耀在人转身时及时的将刀藏进了袖子里。看着人在落日下骄傲的笑容,仿佛内心有什么被打开。
……再等一会吧。
“那就麻烦你了。”王耀回握住基尔伯特的手,回以人以相同的笑容。
.
落日退去,明月当空。
在一阵简单的忙活后,两人在山顶某处扎好了帐篷。
“……基尔,我似乎只带了一顶帐篷。”.“……∑啥。”.“我只带了一顶帐篷。”.“那啥……本大爷去守夜吧。”
看着基尔伯特略带慌张的表情,王耀笑了笑将准备走出去的人拉进帐篷,“慌什么,我可都接受你的告白了啊。”
基尔伯特看着王耀带着笑意的眼睛,不自主地退回了帐篷里。
“今晚早点睡吧,明天要早起看日出啊。”王耀说完这句话便自顾自的收拾了一下,拉开睡袋躺入其中。他拍了拍一旁的位置招呼人,“别愣着,赶紧收拾好来睡觉。”
基尔伯特回过神来,收拾好东西躺在王耀的身边。第一次仔细地看着他的容颜,还靠的那么近,基尔伯特觉得自己现在的脸已经红透了。
王耀看着面前略带紧张的恋人,在人鼻尖留下一吻,“晚安,基尔。”
“……晚安!”
黑夜中,王耀背包里手机的呼吸灯闪烁着冰冷的蓝光。
.
凌晨,初阳未升。黎明,空气微凉。
王耀睁开眼,正欲起身,却被身旁的人拉住。“你要去哪?”基尔伯特略睁眼,看着已经坐起的王耀,手抓着人的衣袖不放。王耀顺着基尔伯特的意思重新躺下,看着对方带着睡意的眼睛,伸手理开了基尔伯特眼前的乱发,“我打扰到你睡觉了吗?”
“没有,本大爷本来就常年浅眠。”基尔伯特并没有放开王耀的意思,反而将它抱入自己的怀里。
“该起来了,”王耀如同安抚孩子般摸了摸基尔伯特的头,“不是要看日出吗?”
“没有必要起的那么早,再陪本大爷躺会。”基尔伯特将王耀抱的更紧了些。
王耀无奈的看着面前再次闭上眼的人,凑过去给了他一个略带占有性的吻,常年处于刀尖上的他需要足够的安全感和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不出所料的,基尔伯特抱住人的力道松了些。王耀适时的从对方的怀中离开,起身穿好外套,“快起来,待会看不了日出可不要在那嚷嚷。”说完便走出了帐篷。
基尔伯特从刚刚那场吻中回过神,那种被拥有的感觉使自己内心的防线差点崩塌。他平定了情绪,起身穿好外套走出去。
基尔伯特,别忘了你的初衷。
基尔伯特看见王耀站在帐篷外,对着草丛凝视了许久,于是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什么呢?”
王耀回过头,捏了下基尔伯特的鼻头,“没事,发个呆。”
与此同时,基尔伯特的手表轻轻震动了一下。
.
两人一起走到离帐篷不远的一处山崖,太阳已经突破地平线露出一点光线。深蓝的天空被渐渐染成红。
[是等太阳升起,还是意外先来临。]
王耀看着这片天空,默默向基尔伯特的身后退了一步,“基尔,答应陪你看日出的承诺,我已经遵守了哦。”
基尔伯特转过身,表情疑惑,“你什么意…!”脸上的表情从疑惑变为惊讶,哀伤。温热的液体溢满眼眶被生生逼下。
面前的人任然温柔地笑着,嘴角挂着一丝鲜血。王耀已经没有力量再站稳,背后传来的刺痛折磨着他的每一个神经,他向前一倾靠在基尔伯特的怀里,背上腥红的血红的刺眼。“王耀?…王耀!”基尔伯特摇了摇人。
“别摇了,赶紧滚。”怀里的人勉强张了嘴,吐出无情的话语。
“你别说话,本大爷带你去找医生。”基尔伯特很快平定了情绪,扶起人准备往山下跑。
躲在暗处的猎杀者睁大了他蔚蓝的眼睛,惊讶的情绪十分明显。蹲在一旁的那人红眸里带着杀意,“他死,你亡。”说完便冲了出去,趁贝什米特家的人还没找上来从他的手上将王耀夺走很快消失在森林中。
“hero似乎惹事了啊……”猎杀者听到杂乱的脚步声收起了他的枪,顺着小路离开,只留基尔伯特一人站在原地。
为什么。
你也是图谋我生命的其中一人,既然如此,为什么要改变本大爷命定的死亡啊!
.
几天后,相同的夜空,一个石碑,一个人。
“王耀,今天是west的成年礼啊。”
“本大爷想来找你。”
基尔伯特将那条围巾叠好,放在石碑前。
“本大爷忘了告诉你,这条红围巾你就自己留着吧,本大爷已经习惯这样的寒冷了。”
重心向前,双脚离地。
最后只有那枚琥珀被他紧紧攥在手里。
[我宁愿所有痛苦都留在心里,也不愿忘记你的眼睛]
一个人影出现在石碑前,取走了那条红围巾。
.
一天后。
“基尔伯特还是死了,下一步你们准备怎么做。”亚瑟眯起他祖母绿的眼眸,盯着他身旁的弗朗西斯。
“不要那么着急啊,路德维希虽然是个难缠的主,不过这在计划之中。”弗朗西斯轻抚着手里的玫瑰,手中的小刀轻轻割去它的刺。
“你们的任务进度如何爷不管,爷只在乎王耀他什么时候能好过来。”王黯站在阴暗的角落,殷红的眸子露出冷漠。
“很快就好,要相信露西亚家的技术哦。”坐在一旁许久未言的伊万露出他擅长的纯良笑容。
“不过王耀会去为基尔伯特挡子弹还真是出乎hero的意料。”阿尔擦拭着那把枪,嘴角的弧度带着嘲讽的意味。
“我们王家的私事还轮不到你们琼斯家来插嘴。”王黯从阴影中走出来,坐在写着“王”的名牌对应的位置上。
“会议开始。”
.
会议结束后,王黯找到王耀休息的地方。
“醒了?”他走过去坐在王耀床边,“基尔伯特以为你已经死了……你这次为一个人挡了子弹。”他伸手轻抚王耀后背的那道伤痕。
王耀睁着眼,不言。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王黯盯着人的眼睛,“这句话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
王黯在等。
等他的一个答案。
王耀什么也没说。
王黯眼中出现纠结的情绪,将手里那条围巾甩在人身上,“我先走了。”
.
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
—END— 

诸位日安,这里钦原。

任然是没有任何更新的一周。我这人简直不要脸。

今天的钦原也在努力的买安利呢☆

祖国爸爸带你们一起飞:595809400[深夜老司机开车]

评论
热度(34)

© 钦原.冢中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