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原.冢中枯骨

钦原为毒,万物为冢。
APH/耀普。魔道/晓薛。

【耀普】摸鱼使我快乐(扑克设)

作业没做完,我就摸破鱼。与正文无关。

“你说说看,何为执念与爱?”

狂风刮来阴云聚成团压在黑桃上空,硬生生将人一天的好心情压下几分。
变天了。
王耀站在殿堂前,不觉自己已紧锁眉头。平日里绝不会有这等诡异天气,今日莫非是要发生什么……
“还真是,天公不作美啊。”王耀撩开被大风吹散的长发,撇撇嘴命人关上殿堂大门。
看来今个又是不用训练让人偷懒的日子:“让那群准备偷懒的护卫队队员去帮忙收东西关窗。”
想趁机偷懒?那可不成。
站在一旁正暗自窃喜不用训练的护卫队队长:“骑士长啊啊啊啊啊啊——”
王耀早就习以为常,无视了一旁队长绝望的嚎叫,自顾自走向卧室——
门前。
王耀一怔,不再前进。不是他故意如此,是这门内的气息太过逼人。这就好似狂兽魔物散发出的“占室为王,生人勿扰”,却又夹杂着不易察觉的血腥气味。
他弯了眉眼,笑意渐浓。
“不知道是哪位魑魅魍魉,带着伤还敢来霸占黑桃国骑士长的……”话音在他推开门的那一瞬间戛然而止。
屋里的“魑魅魍魉”看着突然出现的“闯入者”,须臾,收了气息。
这位邪祟坐靠在窗框上,银发染血,眸光黯淡,衣裳残破,表露在外的皮肤布满大小不一的伤口。一时间,王耀竟觉得只需轻轻一推,从今往后他就会永远消失在他眼前。
不过王耀不会这样做。
“我说谁那么大胆,原来是臭名远扬的JOKER大人啊。”他只是将手按在佩剑剑柄处,彳亍着靠近这只受伤的凶兽。
绝不可轻视任何受伤的敌人。
然而就算分开了十几年,这只野兽仍可轻易卸下王耀的戒备。
他看清了来者何人,随后竟安心地合上眼向地面倾倒——
坠入王耀的怀中。
王耀在内心嘲讽自己的条件反射,语气戏谑倒是不减:“基尔伯特,你还真不怕我让你直接掉地上去?”
基尔伯特并不打算反刺回去,只是抬头亲了亲他的嘴角。
“本大爷回来了。”
这次,不走了。

“本大爷……不知。”

评论
热度(55)

© 钦原.冢中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