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原.冢中枯骨

钦原为毒,万物为冢。
APH/耀普。魔道/晓薛。

【联文/耀普】不可视之人

#失明之人与失语之人。

#冷cp安利正剧向。

#微量血腥描写有。

文/钦原

————————————

世界的神明令人类如愿实现他们愿望,拥有了非人的能力。

然而人们拥有能力的背后难免藏着他们丑陋的欲望和野心。

一场打着世界和平旗号的战争已经带着战火袭来了。

基尔伯特伸手轻点大门的机械锁,锁像是受到召唤般随着“咔擦”声被轻易解开。

在这个科技化时代里他的能力令他如鱼得水。

入眼是被撞开的木门,本该平和的茶室里,茶具被粗暴地甩在地上四分五裂,瓷杯里的清茶缓缓流出滩了一地。坐立于草垫上的墨发青年只是沉默不语,平静目光毫无波澜。

这群喽专门过来增加游戏难度自讨苦吃的吗。

基尔伯特轻哼一声,难得大意竟未察觉到身后有人。

“早就听闻王耀先生过人的读心能力,如果能为我们所用,那是最好不过。”面容清秀的少年从不速之客中走出站在茶海前,朝着王耀晃了晃手中的照片。照片上的那位姑娘面色惊慌,栗色长发略显杂乱,可仍能辨认出她便是王家最宝贝的小妹,王晓梅,“可惜先生您不愿配合,我们就只好用些极端手法了。”

王耀平淡的表情在看到少女的那一刻终于有了变化。

“别慌啊先生,我们可没对王小姐做些出格的事——最多就是安了个‘炸弹’而已。”

王耀难得情绪失控一拍木桌站起,然而守在两边的也不是等闲之辈,轻易就拦下他出格的行动。

“所以,不知王先生你愿不愿意配合我们?”

一位手下匆匆赶来打断了二人的对话:“大人!抓到那只银毛耗子了。”

“……啧,把王先生请走。”

当基尔伯特被强行带上来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可未等到他仔细回忆,就已被强制按在地上不得动弹。

“我真的很好奇,为什么贝什米特先生总能看见很多不该看的东西呢?身为敌对组织的你,就该乖乖地待在那个懦弱的温室里才行啊。”

“呸!要不是没料到老家伙你亲自出来,本大爷怎么可能失手。”

基尔伯特眼前的少年并没有在意他挑衅的语言,只是故作苦恼蹲下来看着被强行按在地上的他。那不是基尔伯特第一次见到这个组织的首领,但却是最后一次“见”到他。

他像被问题困扰已久的孩子突然灵光一闪那样开心地拍手,说出了令人胆寒的话——

“明明就是贝什米特先生自己没有注意到,怎么能把责任推到小孩子身上呢。嘛既然这样,那就将贝什米特先生这双承载秘密的好看眸子收藏吧。”少年站起身甩甩手,“叫医生来,记得别把人搞死了。”

.

空气中充斥着酒精的味道完美掩盖过鲜红血液的气息。

被强行撑开的眼皮,迫使基尔伯特正视近在眉睫的手术刀。被擦拭干净的冰冷金属反射出寒光,朝着那对精美的酒色眼眸刺去。

心跳停下节拍,后背一凉。意识被强行拖出黑暗深渊扔向现实……可迎来的仍然是无法适应的黑暗。

眼眶里空无一物。

妈的真把本大爷眼睛给挖掉了。

基尔伯特啧出一声,好在常年培养出的心理素质让他不至于那么容易崩溃。

周围散布着矢车菊的清香,他身下是柔软的床垫。

这里不是潮湿简陋的大牢……

基尔伯特简单的分析了下现在的状况,他被挖去双眼软禁在装修良好的牢笼。这种待遇……是想套本大爷的话?

缓而轻的脚步声袭入基尔伯特的耳道,训练有素的特工下意识将拳头挥向声音的发出者。幸在来者匆匆躲过,才免于受到这恶意的攻击。基尔伯特并不打算停下攻击,可原本双眼存在的位置传来的剧痛令他不得不停止剧烈的活动坐回床上。

“贝什米特先生不用那么热情地欢迎我们啦。”少年语气戏谑地从门外走进来站在来客的身边,拍拍他的肩膀,“王先生,以后你的监管对象就是他了。”

王耀看着捂住双眼的基尔伯特垂下眼帘掩饰暗金之中情绪流转,轻轻点头。

“OK~那么你们自己交流一下感情哟。”少年松手用手帕缓缓擦拭刚刚碰触肩膀的部位,踩着轻松的步伐离开了这个华丽的囚笼。

“嘁,不过是关了两个人而已。”待到痛感消减过后,基尔伯特才不屑地坐回床边翘起二郎腿,“有什么嘚瑟的。”

“喂,那个叫王耀的,你怎么不发声啊?”

无人回话。

“啧……”正当基尔伯特觉得无聊准备躺回去的时候,他察觉到自己的手被抓住并被摊开手心。失明的同时自然失掉了安全感,对方这一反常的动作瞬间让基尔伯特绷起警惕的弦,“等等你要干什么……”

王耀几乎是在基尔伯特想要抽回手的同时加大了手上的力道阻止对方的动作,在他的手心写下一串流利的德文[我不能说话。]

基尔伯特好似被勾起兴趣挑眉,“嚯,是个哑巴啊。”

[……嗯。]

“喂,你不是他们的走狗吧,那为什么要替他们做事?”

基尔伯特的话刺激到王耀脑内不好的回忆,令他眸光都黯下几分,[与你无关。]

“不关本大爷的事?”基尔伯特嗤笑一声,粗暴地从肩膀拍到王耀的脸颊,“啧没了眼睛就是那么麻烦……你不是真心实意给他们干活吧?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和……”

“身为阶下囚的贝什米特先生可不能这样对待我们座上宾哟。”子弹从枪膛中射出破开深入被斥责者手臂的血肉,失去视力后被增倍放大的痛觉神经尖叫着将这一切反馈给伤者的大脑。“靠!”基尔伯特难受地抬高手臂压迫动脉止住顺着伤口涌出的血,失去了视力的他自然是看不见眼前的景象,更别提看见王耀把他护在身后警惕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少年,眼底杀意一闪而过。

少年却是无所谓王耀无声的威胁叫人召来医生,向还带着敌意的他递去纸笔还顺便捎上王晓梅的照片:“请吧,王先生。”

王耀皱着眉接过面前的物件,向基尔伯特那边又看了几眼,随即很认真的写下了四个大字。

[爷去你的。]

少年的表情一瞬间扭曲了一下:“王先生,还是不要和我开玩笑哦。”

王耀惊讶地看了看他,耸耸肩低头又写下一串文字[他的意志力在抵抗我。]

“嘁……”

[我能搞定。]

“那看上去贝什米特先生还要养一段时间呢。”少年舒开拧紧的眉毛,“那你们继续哦~医生先生这边!”

.

“喂,你刚刚撒谎了吧。”基尔伯特抚摸着被包扎好的伤口,指腹摩挲过纱布的粗糙表面,刚刚写进记忆里的枪击还未干油墨,“不然那家伙怎么可能才来一会就走了。而且虽然只有一瞬间,但那种被侵犯的感觉是不会错的。”

王耀只是沉默着,他也只能保持沉默而已。

“王耀你小子不会是敢做不敢当吧?”

[我能做你的眼睛,你要救晓梅。]

基尔伯特笑着扬起眉毛,翻身下床:“那咱们走吧?”

“你应该已经知道本大爷的能力了,那就没什么好解释的。”基尔伯特握住王耀的手,将前行的道路完全托付给了他的“眼睛”,“说好了,本大爷只负责给你妹妹拆弹。”

啧,若是在以前,本大爷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相信一个陌生人。

王耀下意识点头答应,脑内却浮现出基尔伯特被强行按在手术台上的模样搅得他心痛。

今朝尔等所做之事,来日必定加倍奉还。

王耀停在写着“王晓梅”的房间门前,身后跟随着他步伐的基尔伯特也察觉到吵闹的机械运作声:“嚯,你妹妹听上去很安全啊。”

“可惜,本大爷向来喜欢搅搅局。”

齿轮逆向转动,紧锁的金属门在被基尔伯特碰触的那一瞬间解开。

.

“大人,基尔伯特和王先生破开密码锁逃走了。”

“那家伙的能力……啧,破译机械这一点确实没想到。”少年略显烦躁,指尖频繁敲击桌面发出“咚咚”的响声像是他愈发剧烈的心跳。

不行,我已经没有时间了。

“那就让座上宾和阶下囚一起坠入死神的怀抱吧。”

然而当组织的人手赶到时,囚牢里已经空无一人。

“抱歉耀哥,又给你添麻烦了。”王晓梅接过王耀递来的皮筋束起影响行动的长发,任由基尔伯特伸手解除约束能力的巨型手铐,“可是真的要使用我的能力吗,这样会引起很大的轰动的。”还未等王耀点头,基尔伯特已将被开锁销毁的手铐扔到一旁,有些不耐活动自己有些疲劳的手指:“本大爷没时间陪你们在这里兜圈子,那群家伙已经把针对我们的计划进行到最后一步了。”

“凭什么要你来……”就算是救命恩人,可也是因为大哥才会帮助自己。深刻意识到这一点的王晓梅,并不打算和气地对待这个出言不逊的狂妄家伙。王耀也看出了这一点,拦下她将要做出的失礼举动。“耀哥?!”王晓梅停下进攻的动作,震惊地顺着自家大哥的视线看向那堵厚实的墙壁,“……我知道了。”她抬手的弧度划向水泥高墙,而在被触碰的那一刻原本坚固的阻碍瞬间分崩离析,砖石崩裂尘土霎起。

“快走!”

.

阴云遮蔽刺眼阳光,罩得世界一片灰暗。

“耀哥,马上就要到组织了。”王晓梅拾起路边的废弃物赋予自己的能力扔向后方的追兵,放任爆炸与火光在他们身后肆虐。

王耀拧紧眉头回头看着爆炸后的废墟——

不,有什么不对劲。

“呐呐王先生,何必那么着急逃跑呢。”少年苦笑着拍去衣物上的灰尘,那双与基尔伯特无异的双眸此时盛满不该拥有的病态。一阵语言如利刺袭进耳道直击神经,在前方极奔的三人不约而同顿了步伐。

精神系能力。

王耀毫不犹豫抓过王晓梅的手让她牵过基尔伯特,又在他手心里塞进一个金属小球,说出了多年来的第一句话:“这是只有你能做到的事。”那双暗金色的双眸无光,低沉声线说出不容置疑的命令,“活着回去,不准回头!”

基尔伯特不满地正想反驳,可双腿已经擅自迈开步伐。

身体……不受控制。

基尔伯特被王晓梅牵扯着离开前听到了东方人最后一句告别。

“我爱你。”

这个声音与多年前他还是孩童时遇见的那位青年相重合,那位永远都面带微笑的东方男子,他的恩师兼并挚友……再加上恋人这层禁断的身份——

“王耀!!!”绝望发出最后一声呼喊。

本大爷早该料到的……在嗅到那股茶香的时候就该料到的……

当年不告而别的高大身影,只留下一路无言的鞋印。

“贝什米特先生很在意你呢。”

“他不能和我在一起。”

“也是呢。”少年弯了眸子露出两颗犬牙,“同为长生之人,我们才是对方的绝配啊。”王耀看着少年身后追来的敌人,“别忘想了,狂妄之人。”

看似平和的交流下暗藏着危险的信号。

“用缺乏训练的精神力拖住那么多人,还要承受我的攻击,很不容易哦王先生。”

“在我死之前,你们别想前进一步。”

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双方都心知肚明。精神系能力者拥有可怖的寿命,但每次发动攻击的能力都会消减他们的时间。

“为了保护那个小子,你很努力嘛。”

“毕竟只有他的能力才能破解你们的终极武器嘛。”他扯出牵强的微笑,抹去溢出口腔的腥甜。

毕竟他那么耀眼那么强大,我那么……喜欢他。

“去死吧你。”

.

基尔伯特强制断开了游戏链接,烦躁地甩掉游戏目镜。

“小基尔?游戏还没有完结哦。”弗朗西斯听到房间里的动静走过来看看是否有异样,然而基尔伯特只是瞪了他一眼,随后又缓和了目光:“弗朗,帮本大爷重启游戏。”

“什么嘛小基尔,你居然打出了TRUTH END的剧情线!”

“本大爷不管!TE的剧情太烂了!”

弗朗西斯愣了愣,无奈的拾起目镜开始调试:“可是小基尔,耀他本来就已经死了啊。”

那位失语的病人,已经死了啊。

“那本大爷就去陪他!”

————————————

诸位日安,这里钦原。

求你们扩扩这个混语c的单身钦原,左耀右普都好啊我们来对戏嘛。

心情复杂地肝完了联文,这篇剧情文笔都不怎么样还OOC的文章挺不好意思放上来,等到有空我会重新写的。

如各位所见,这是一篇后期用对话水剧情的刀子。

所以我为什么要用刀子来安利冷cp啊!

评论(2)
热度(47)
  1. HE钦原.冢中枯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左耀<疾病中心>

© 钦原.冢中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