钦原.冢中枯骨

钦原为毒,万物为冢。
APH/耀普。魔道/晓薛。

【耀普】逐心·相识于世(贰)

逐心·相识于世(贰)
吵闹的街区,四周投来人们好奇的目光。
啧,看什么看,银发红眸怎么了。
被人们盯着的这种感觉对于基尔伯特来说并不好,他知道是什么因素吸引了这群人的目光,也因此令他更加厌恶这种行为。他不适地拉了拉王耀因为嫌弃他穿的太暴露而披上的外套,不自觉地向王耀的方向靠了靠。
王耀自然意识到了身旁人的异样,回过头去看他:“怎么了?”
“那个……你不觉得,这些人很奇怪吗。”
“那是你太奇怪啦。”王晓梅扯了扯西方人过于单薄的衣料,又揶揄地瞅一眼神灵裸露的胸膛,“银发红眼不说,你这一身可是出足了风头。所以我和大哥才要好好打扮打扮你啊。”
“咳。”王耀假咳一声,走去拉基尔伯特胸前散开的衣服,让其遮住神灵露出的肌肤。“啧啧啧,文化差异。”基尔伯特一副朽木不可雕的样子摇摇头,却明显对王耀的行为很满意。
“啧啧啧,不成规矩。”
“诶呦本大爷怎么就……”
“嘘,我们到了。”
面前的街道像是有意模仿一样修成了令基尔伯特熟悉的风格,融入西方元素的店铺,商品琳琅满目让人目不暇接。
“这里是教堂附近。为了让教堂不显得那么突兀,所以周围也自然而然地建成了西方的风格。”王耀带着两人走到一个服装店铺前,“别愣着,进去看看吧。”
.
华丽的大门被推开,随之摇晃的风铃发出悦耳的乐声。店铺里弥漫着鸢尾的花香,而风信子在装点这片自然的领域。
被精心制作的服饰挂在藤蔓衣架上,却都无法吸引基尔伯特的注意。因为他看见了店铺正中央那件衣服——那件当年与王耀初见时他身着的衣物。
那时生死还未降临,那时爱意还没哭泣。
基尔伯特看着有些出神,不自觉地伸手触摸衣服的面料,试图找回曾经那段时光。
金发的精灵出现在通向二楼的楼梯上,将一切看在眼里,带着若有深意的笑容开口,“哎呀,这不是王大少爷吗。”他缓步走到王耀面前礼节性地和他握手,“今日光临本店,是想买点什么?”王耀带着微笑看向一旁发愣的基尔伯特:“你好,波诺弗瓦先生。今天不是给我买衣服,是给我身边这位。”
精灵顺着王耀的视线看过去,露出不出所料的表情。随即伸出手:“你好,哥哥叫弗朗西斯·波诺伏瓦。”
王耀看着基尔伯特还愣着没有任何反应,叹声气轻轻掐了他一下。“嗷!”基尔伯特这下倒是回过神来了,看着一旁的精灵朝自己伸出的手,顿了顿才反应过来伸手回应,“本大爷叫基尔伯……等等,弗朗???”“对啊,怎么,不认识哥哥了?”弗朗西斯故意露出惆怅的表情,“明明哥哥昨天还在担心你来着。”
“两位认识?”
“嗯……”基尔伯特转过身看向王耀,“耀,本大爷有些事想和弗朗单独谈谈。”
王耀挑眉。
是熟人?
“行,那我和湾湾在外面等你。”
.
“所以,为什么你会在这里?还做了这样一件衣服?”
“为什么哥哥不能在这里?这件衣服可就是专门给你的大礼。”
基尔伯特皱眉,显然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别废话,你知道本大爷问的是什么。”
弗朗西斯挑眉,知道现在这人是个惹不起的主子,轻笑一声耸耸肩:“行行行,不逗你了。哥哥不就是在这里做点小生意,莫非碍着我们的基尔大爷了?”
没企图才怪,为了撮合你跟那个小子哥哥我一听说尘华有个姓王的出生,山远水远地就往这边跑,可是看着这小子长大的。
“真的不是有所企图?”
“别呀,哥哥昨天听说王家的大少爷召唤出的是个银发恶魔,还在担心身子那么弱的他经不经得起你折腾。”
啊好像说漏嘴了。
基尔伯特眼角略微抽搐了几下:“好啊,身体状况都给本大爷查出来了还说没什么企图!”弗朗西斯暗想大事不好,往后连退好几步保持安全距离:“喂喂你家那位上一世就这样了莫非这一世还能有什么变化吗,别忘了上一世是谁含辛茹苦把他养大的……停一停我的大爷欸!你可别把哥哥的店给砸了。”基尔伯特放下刚刚顺手拿起的衣架子,将信将疑地看着他。
弗朗西斯看着基尔伯特冷静了下来,叹声气收起那副玩笑的模样。
“不过小基尔你听哥哥一声劝,有些事情不能强求。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要同样的错误犯两次。就算这一世灵魂的线把你们连到了一起,他也不一定会属于你。”
“……本大爷知道。”
但是就算至始至终都是本大爷一个人在守着这份破碎的感情,本大爷也不想放开他。
本大爷已经放开他一次了,不可能会有第二次。
“你们之间是存在线的,但是这根线很杂,很脆弱,经不起任何刺激。你不要去刺激他,你清楚他的性子的。”
“是。”
弗朗西斯认真的盯着基尔伯特,“哥哥只有一个问题。”
“你爱的究竟是‘王耀’还是‘王耀’,还是……他?”
.
店外,王耀和王晓梅面对面坐在店铺对面的咖啡店里,一人一句地闲聊着,也不知是谁提起的,话题开始向基尔伯特的方向偏去。
“你来之前,父亲大人有没有和你说过一些关于基尔伯特的事情?”
王晓梅愣了愣,竭力想藏起自己忍不住上扬的嘴角:“咳有啊,是尼可拉斯先生说的。想听什么?是三围还是兴趣爱好还是…”
“停!”王耀伸手拍了拍王晓梅的头,“一天到晚不学好,想些什么呢。我只是想问问关于前世的那个问题。”王晓梅刚想继续打趣自家大哥,但在听到前世时面部表情一下子就僵硬了:“啊,那个啊。不是没说嗷……但是哥哥你,真的要听?”王耀点头,算是打定了主意要了解基尔伯特那句“完了这一世耀他傻了。”背后的真正含义。
他并不相信这个“这一世”是个简单的事情。
王晓梅抿唇露出纠结的表情,一方是基尔伯特三世的不离不弃,一方是大哥的追根问底,这两边她都得罪不起。她犹豫地看着大哥认真的眼神,内心叹了声气。基尔啊基尔,不是我不想帮你……
“你和基尔伯特之间已经有了两世情缘。但至于前两世是怎样的,尼可拉斯先生没跟我仔细说。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他很爱你,甚至可以为你分担灵魂上的伤痛。”
王耀面色挑眉,示意王晓梅继续讲下去。
“不知道大哥你还记不记得,你刚出生不久生病的那一次。”
.
王耀儿时曾生过一场大病,那时小小的孩童浑身发热无力,甚至昏睡不醒。这看似是发烧,却令王黯寻遍尘华上下,竟无人可医。
当年尘华的第一医师在检查完王耀的身体后,只是叹了口气拍拍王黯的肩膀说:“这是灵魂的伤,没有人能医好的,你就为他……唉。”
王黯不信。
他当然不信。
因为王耀是那个人留下的,唯一能让他看到过去他与她在一起时的孩子。
“一定要救他吗。”
“嗯。”
“本大爷有个办法。”
“说。”
“让本大爷见那个孩子。”
“……好。”
尼可拉斯皱了皱眉,推开那扇一直将他拒绝在外的门。
多年前你拒绝了本大爷,现在还要本大爷去救他。
“啧。”
如果神灵可以伤害自己的牧师,本大爷第一个就要打爆你王黯的脑袋。
床上的孩童并不知道外人的走入,此时还睡得香甜,像坠入了无休无止的梦境,永远无法醒来。
嘁,果然是他。长得还真是和她很像,怪不得不准爷来见你。
“王耀?这名字倒是没变。”
就是不知道,人变了没有。
尼可拉斯为自己这种没来由的恶意轻蔑一笑,伸手用掌心捂住王耀的额头:“本大爷还以为这一世基尔伯特你没希望了呢,这下好,你又要欠本大爷一个人情。”
尼可拉斯启唇道出远古的咒语,唤起阵阵清风带着红光徐来。
战神的身影在赤色光辉中时隐时现,轻描淡写般看了一眼身旁的尼可拉斯,缓缓融入孩童的意识之中。尼可拉斯顿时感到一阵不爽,把剩余的光一把抓住一股脑全拍进了孩子的意识中。
“少在这里跟本大爷装。”
啧,祝你好运好了。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王耀的梦境是如世外桃源般美丽的地方。这里山环水绕,沃野千里,绿树成荫,茶香四溢。
但同时,这里又是个战火肆意的世界。远处枪炮声不绝于耳,天空被染成了血腥的赤红色。
高大的战神身着戎装出现在孩子诡异的梦境里。
不知究竟是否是幻觉,战神仿佛又看见那男子长发尽散,一身素衣邀他共饮;却又好像看见了那男子身着军服,眼眸中含着看不透的情绪看向战场:“若基尔不生于贵族,想必就能理解了吧。”。但等到他定神再看,那男子所在之处只留下了一个尚小的孩童惊讶地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闯入者。
战神愣了愣,回过神来调整好心态。
“才几百年不见啊王耀你就又把自己搞成这种病殃殃的模样。”基尔伯特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王耀面前,恨铁不成钢地揉捏他稚嫩的脸庞,“还真是个天生的药罐子!”
基尔伯特皱着眉看见幼小的孩子露出无辜的神色,那清澈的双眸中甚至还有委屈的成分。
这个人还卖萌啊!?
“抱歉……”孩童无助地握住基尔伯特的手,远处的枪炮声把他吓坏了,“你可以……带我出去吗。”
“啧!”要不是当年那个非人的实验,你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本大爷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你可要给本大爷记好这个名字。”
王耀会一直待在这个梦境里无法醒来的原因基尔伯特是知道的。
不就是灵魂的残缺吗,本大爷给你补上。
“那么,神灵这个位置就交给本大爷吧?”
孩子犹豫了一下点点头,算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神灵露出满意的微笑,牵过孩子的手。
“Ich bin bereit zu teilen sie die seele der schmerzen.”
银线连接起两人的灵魂。
基尔伯特突然感到灵魂突然像是分离了一般,大脑传来被撕裂的痛感。
靠,副作用那么强吗……
基尔伯特伸手捂住自己的额头,太阳穴疯狂地跳个不停。
空缺的灵魂被填补,梦境开始支离破碎,孩子担忧地看着捂住额头的神灵。
“本大爷没事,你赶紧醒过来吧。”基尔伯特挥手做了一个把孩子赶出去的动作。
孩子消失在梦境中,神灵也无力地昏睡在意识里。
一个身影悄悄出现在神灵身旁,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
.
“就是这样。”
王晓梅喝完杯中的咖啡,忐忑地等待着兄长的反应。
“也就是说当初他救我,仅仅只是因为我是他初恋的转世?”
王晓梅愣了愣,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虽然说这是事实,但听见自家大哥一脸冷静地分析出这种结果违和感还是高的不行。
“……嗯。”
王耀没有再接话,只是安静地看着基尔伯特和弗朗西斯看上去像是谈完了的样子,站起身:“走吧,过去了。”
基尔伯特显然也看见了王耀的动作,选择性忽视掉弗朗西斯的问题朝着王耀挥挥手。
王耀礼貌性地微笑点头作为回应,推开店门:“谈完了?选好了要买哪件衣服了吗?”
“嗯。”基尔伯特指了指被挂在正中央的那件服饰,“就这件吧。”
“好。”王耀转头刚想询问衣服的价格,就被弗朗西斯婉言拒绝:“别,这件衣服你就当是哥哥送你的礼物好了……要是你实在过意不去,等到你外出游历的时候,抽空去木笙看看吧。”
“……好。”
————————————
诸位日安,这里钦原。
拖了那么久第二章终于新鲜出炉,也趁此机会把整个剧情捋了捋。
祝各位食用愉快。

评论(3)
热度(37)

© 钦原.冢中枯骨 | Powered by LOFTER